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小河有雨

静听花开寂寞时 细看雨落无痕后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小河悠悠只向东, 随意俯仰自从容。 清茶淡饭真滋味, 素月细风吟星空。 一街一巷一人行, 几行文字几张图。 人生一世本匆匆, 笑看繁华南柯梦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[原创]忆干妈  

2014-04-04 15:45:56|  分类: 流云岁月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  过年了,因身体不好,到岳父家草草吃了年夜饭。孩子们热闹了一番,然后一家三口就打了辆出租车,回家。
 
  一路上听爆竹声声,看烟花划破夜空,开出朵朵火树银花,五光十色地煞是好看,不由得想起了一付古人写过的对联:“新春雷未动,放几个爆竹替天地扬威。除夕月无光,燃几枝烟花为乾坤增色。”
 
  今年的春节好象比去年要热闹一些,不知道外地的朋友是不是也有这个感觉。现在每每到了过年的日子,我妈妈总要提前到庙里去住上一段时间,为了能在大年初一烧上第一把香火,名之曰“头香”。所以,年夜饭已有几年都是相聚在岳父家吃了。
 
  小时候盼着过年,只为过年能吃上不少好菜饭和拿上几毛钱压岁钱。现在的压岁钱,出手少则几十元,多则数百元。想我懂事后有记忆的第一次压岁钱,拿到了四毛钱,而且还不是我爹妈给的,是我干妈给的。
 
  我小时候身体老是不好,我父母只有我这么一个儿子,怕养不大,就找了个会算命的瞎子,给我算了个命,那瞎子指头搬弄了几下,就算出我一生的命中缺金和缺火。于是建议我父母要给我找一个姓氏带金的干爹。还为我起了个字,叫鑫荣,三金为鑫,荣字的繁体字不是草字头,上面是并列的两个火字,这样金也有了,火也有了。鑫荣这个字后来就成了我写文章用的笔名。
 
  名字有了,还得找个姓里带金的。我干妈那时候和我妈妈的工作是同拉一辆板车的运输队的。她丈夫正好姓钱,于是就认了她做我干妈,那她丈夫就自然而然地成了我干爸。
 
  我家本穷,我干妈家比我家更穷。但干妈向来好强,而干爸就是个不怎么顾家的男人。所以干妈自己过得很辛苦。认了我做干儿子后的第一年,我四岁,那年的除夕正好下雨,我记得干妈打着油布伞,手里端着一碗年夜饭送来了,还给了我那个包着四毛钱的红包。四毛钱在那时候也不算少了,那时候,我家七口人一天的菜金也只不过二毛钱。我印象最深的是饭碗里的菜中有一只蛋饺,其他的就都记不起来了。
 
  两年后,在文革中干妈全家安家落户去了苏北的盐城,一去就是十几年,等再见干妈的时候,我已经十八岁了。那一年我正好工作了,除夕夜,干妈又来请我去她家吃年夜饭。我用自己做学徒的工资给干妈没了点东西,干妈很高兴。从那一年开始,我就年年的除夕都在干妈家过了。干妈很喜欢我,常常对我妈说:“我这干儿子好啊,叫我妈妈的时候,比我自己的儿子叫得还亲。”
 
  虽然回了城,但干妈的日子好象一点也不好过,为儿子的婚姻抄心,为女儿找不到工作烦恼,为家庭那一点点没法改善的住房担忧。也许是干妈以前吃的苦太多,回来了仍然没有舒心的日子,没几年,干妈患了癌症离开了人间。
 
  干妈走后的又一个除夕到了,我依然去了干妈的家,这次,除了礼物外,我还带去了一对蜡烛和一把香。我在干妈的照片前点燃了香烛。跪下,对着干妈的相片必恭必敬地磕上了三个响头。当时,我脑子里突然想起了鲁迅写他的保姆长妈妈的那篇文章的最后一句。我也默念了一声,愿干妈在天的灵魂安息平和,再无烦恼。
 
  值此又一个除夕之夜,谨以此文,寄托我对仙去了十几年的干妈的一点思念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