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小河有雨

静听花开寂寞时 细看雨落无痕后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小河悠悠只向东, 随意俯仰自从容。 清茶淡饭真滋味, 素月细风吟星空。 一街一巷一人行, 几行文字几张图。 人生一世本匆匆, 笑看繁华南柯梦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[原创]岁月留痕—童年纪事之七  

2014-04-16 08:40:16|  分类: 流云岁月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  窗外的音乐声常常让我神往,只为那时家里没有收音机和有线广播。十来岁的时候,老屋对面是一所很破旧的小学。一天放学以后,听到学校里传出了歌声和琴声,便兴致勃勃地去看了,原来是一群学生在排练什么文艺节目。唱的什么歌早就忘记了,只知道当时的场面闹哄哄的。但留在记忆深处的,是一个女教师站着拉手风琴的样子。那表情很认真、也很严肃,使我就感到拉手风琴很神圣。后来才明白,那是她拉得不熟练,有点紧张的样子。     

  当时就开始崇拜会拉琴的人,也梦想有朝一日自己也会拉琴。没想到两年过后,竟梦想成真了。一天,我三姐借回来了一架十六倍司的手风琴,还带着一本书,是张自强编的《怎样拉手风琴》。那琴三姐是为她自己借回来的,不准我乱动。我看她拉出琴音的时候,羡慕得不得了。于是,便乘姐不在家的时候,也偷偷地也拉上几把。但又不知道那个琴键对应的是那个音符,反正记得学简谱的时候是从“哆、睐、眯、发……”这样依次唱下去的,弹琴的时候也就从上面的第一个琴键依次往下排就是了。至于黑键有什么用处,倍司怎么打,都先不管。当时就对着电影《闪闪的红星》的主题曲就拉上了。     

  拉了没几下,头上就已经开始出汗了。一是既兴奋又紧张,而是左手实在是觉得吃力。那时候我身体瘦弱,拉琴的时候,身体会随着琴一起来回的晃。我于是坐在椅子上,把琴的键盘一头搁大腿上,用自己的下巴把琴压住,这样才总算不晃了。但手指很不灵活,老是觉得忙不过来,但笨人自有笨办法。当一个琴键需要连续按几次的时候,我就手指按着琴键不放,靠左手拉的风箱停顿几次。这样拉出来的声音有点结结巴巴的感觉。但经过一个多星期的偷偷练习,总算把《闪闪的红星》拉得有点象了。      

  后来才知道,《闪闪的红星》被我这样拉还真的是碰巧了。这歌曲应该是F调,我拉的却是低八度的G调。会弹琴的朋友都知道,在键盘乐器中,只有不带半音的C调是不用黑键的。而G 调即使不弹奏半音,弹到“西”的时候,也是要用到黑键的,但巧就巧在《闪闪的红星》整首曲子从头弹到尾,正好都没有“西”这个音,因而就避开了使用黑键。听起来除了因为G调低了八度声音有点沉闷外,到也没有不和谐的感觉。当然,琴声听起来还是有点象个结巴。  

  一天下午,我又一个人在家偷偷拉手风琴,正自我陶醉间,门突然被推开了。我吓了一大跳,一看,原来是三姐的同学来找她。那同学进门见我挎着琴,很惊讶地问我:“刚才是你在拉手风琴?”我说是的。她有点不信,要我再拉一遍给她看看,我想反正她已经看见了,就很认真的结结巴巴地拉了一遍《闪闪的红星》。     

  饭前姐姐回来了,我以为她要骂我偷玩她的琴,没想到她却对我说,她同学说我拉琴的样子特好玩。姐姐没有骂我,我便放下心来,以后只要姐姐不拉琴的时候,我就拉上了。     

  那时候爸爸老是上夜班,在他睡觉的时候,我怕琴声吵醒爸爸。但看着琴又手痒,便光练指法不拉风箱。有时候为了练练左手的力量,就打开了风门只拉风箱不按琴键。这样也到确实练出了点效果,一直到现在,我左手的力量比一般人的左手力量要大出不少。     

  一天晚上,我突发奇想地翻了翻《怎么拉手风琴》的那本书。这才知道自己原来是在瞎折腾。于是,以后便对照着书慢慢地学了起来。先学怎样使用右手,拉了好几首练习曲。有时候也拉歌,象《小小竹排江中游》慢慢也拉得有点象模象样的了。但刚要准备学左手怎么打倍司的时候,琴被姐姐还给了人家。弄得我失落了好一段时间。 

  琴没有了,但心里对琴念念不忘了起来。小学最后一学期的儿童节上,看到有个同学登台表演,弹的是“凤凰琴”。我一看来兴趣了,因为那凤凰琴我在商店里见过。是用左手的手指按一个个圆的塑料键,右手捏一个弹拔片刮四根琴弦的那种,现在不多见了。只知道价格不是很贵,便特地再去了一趟商店,一看价钱,是二元五毛钱一只。当然,那年代二元五毛钱对于我们孩子来说,也不是一个小的数目。     

  我回家便和我四姐商量,等咱有钱了就去买一只凤凰琴回来。四姐比我大几岁,算计了一下就对我说,等过年的时候,把我们两的压岁钱合在一起,估计应该可以买了,也可能还缺一点点。希望有了,于是就伸长了脖子,一日一日扳着手指盼起过年来了。      

  日字一天天地过去了,年关渐渐地近了,我常常跑到商店里去看看那架琴还在不在。好在每次去看,那琴都在柜台里的老地方放着。隔着柜台的玻璃想象着自己将来弹出的琴声,脸上不知不觉地笑开了。 

  过年了,我和四姐的压岁钱加在一起,偏偏只有二元四毛钱。少一毛钱是买不成琴的,遗憾的感觉当然是有的,但也根本没有想到要去找爸爸再要一毛钱。时间一晃就到了四月份了,我和四姐又积攒了几个硬币,算来买琴的钱已经够了,两人便兴冲冲地去了趟商店。好象记得买琴的时候和营业员说话有点怯生生的,但总算喜气洋洋地把琴抱了回来。  
   
  回家后,爸爸见我们自己去买了架琴回来,很不高兴,意思说我们年纪小小的就学会了自己乱花钱,还是妈妈和三姐在一边为我们说了情。总算没有挨老爸的一顿臭骂。     

  买凤凰琴附有一本简单的弹奏说明书,况且每一个琴键上都标志出了C调的对应音符。所以弹起来很容易上手。没有多久就能弹曲子了,但真要弹好确有不容易。右手弹拔琴弦的技巧其实比左手按琴键更难一点。就象演奏不少弦乐器一样,为什么要把弓交给右手。初学者往往觉得按弦的指法比较难学。实际上一首曲子细微之处的轻重缓急、感情的表达,大半都在右手运弓的工夫上。     

  一段时间过后,学会了弹奏好些歌曲了,当时弹得最拿手的是浙江民歌《采茶舞曲》。常常在晚饭后的灯下,我弹着琴,四姐用浙江方言唱着《采茶舞曲》,妈妈在一边静静地看着听着。快乐安详的气息弥漫了整个简陋的房间。     

  这只二元五毛钱的琴,曾陪我去过农村,在煤油灯下为自己驱赶过想家的寂寞。也曾被我装上过电子振荡器,把音色搞得和电吉他相差无几。直到我工作了两年后,才被一个亲戚的女儿“借”了去。一直“借”到了现在,恐怕连琴的碎片也无影无踪了罢。     

  高中里又拉过一段时间的手风琴,这次的鸟枪换炮了,借来了一架48倍司的琴了。很认真地拉了一段时间,学会了左手打倍司。工作后,单位里也有一架手风琴,被我拉了好几年。后来觉得琴有点问题了,又正遇建党七十周年全民搞庆祝演出活动,我又为单位买了一架96倍司的手风琴。不过这次买琴不是我自己要拉,因为这时候我自己已经改弹电子琴了。     

  其他的乐器都是在工作后学的,但也基本都只学了点皮毛。只有口琴,我才正儿八经地拜过师,是我国著名口琴演奏家石人望老先生的一个弟子。其他的象电子琴、小提琴、吉他、二胡等,都是自己瞎折腾了一番。虽然也花了点时间,但终究没有学出点样子。     

  弹琴也算玩物吧,好在我本无大志。所以即使玩物了,也没志可丧,所以也就颇有点自得其乐。况且在学习弹琴的过程里,也确实给我的生活带来了许多快乐。     

  童年的岁月就这样悄悄地过去了,罗罗嗦嗦的写了一大篇,还是觉得没有写完。但也不想再多写了,平平淡淡的日子,没有什么值得鉴赏或可圈可点的亮点。平平常常的人家,也注定只有平凡普通的故事。     

  走过了童年,走过了少年,又走过了青年。日子一天天的过去,眼看自己即将走过中年,走向老年人的行列。去则去矣,往日不可追,只记着要珍惜来日,平安的过好每一天,便觉得自己是有福之人了。       

(全文完)
小河有雨推荐阅读: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8)| 评论(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