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小河有雨

静听花开寂寞时 细看雨落无痕后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小河悠悠只向东, 随意俯仰自从容。 清茶淡饭真滋味, 素月细风吟星空。 一街一巷一人行, 几行文字几张图。 人生一世本匆匆, 笑看繁华南柯梦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[原创]岁月留痕—童年纪事之六  

2014-04-15 07:15:53|  分类: 流云岁月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  “啪”的 一声,我把拉线开关的拉线给扯断了,吓得我顿时哭了起来。父母亲一个上夜班,一个上中班,两个十多岁的姐姐也都束手无策。那是在我9岁那年的秋天。

  现在想来,其实拉断了开关的拉线实在是怪不了我的。那开关已经用了有四、五年了,而且又是斜着拉的。那拉线在开关的线在出口上来回摩擦地时间久了,本来就要断了,只是正巧是我去拉了一下。一顿臭骂在所难免,正是冤枉啊。

  七十年代初期,电器还是个比较神秘的东西。一个拉线开关坏了,得请个会修理的人来帮忙。那时候的拉线开关也确实比现在的复杂得多。好在我的邻居有个老三届的高中生,业余爱好搞无线电,修只开关不在话下,所以第二天父亲就请了他来。老房子的屋顶高,须在桌子上再加只椅子才能够得着开关。我看他爬上桌子,又爬上椅子,拧开了开关的盖子,捣鼓了大概有十几分种,就搞定了。当时真让我崇拜得五体投地了。

  两年后,拉线又断了一次,这次可是俺老妈自己拉断的,怪不了我。第二天上午,我妈又去找邻居老三届来修理,不料老三届不在家,邻居另一位小学没念完的小伙子自告奋勇要来帮忙。来了以后,看他爬上忙下地忙活了半天,拉线没装好,却把开关给拆散了。拆散了以后又不知道该怎么装好了。没办法,小伙子只好回倒自己的家里,把自己家里的开关拆开了看了个清楚。才再来帮我家把开关装好。看小伙子忙得满头的汗,我妈就去买了两个脆麻花给他吃。我始终在边上看着,不馋那两个脆麻花,只心疼那两个麻花的钱,那六分钱可就能买两枝新铅笔呀。

  转眼我就是十二岁了,我对邻居老三届捣鼓无线电的本事越来越感兴趣了。我6、7岁的时候,看老三届装的收音机会唱歌,老是怀疑喇叭里躲着米粒一样大小的一群小人在唱歌跳舞。现在知道里面没人了,但对收音机却痴迷了起来。以致有时候看他在装收音机的时候,我就拿张纸在边上画那些收音机零件。老三届笑着对我说,画这些没用的,装这东西主要是要懂它反面的线路。我不管,还是画。老三届看我对无线电实在着迷的样子,就送给了我一本《少年半导体收音机》。这是本五十年代的书籍,书中电气元件的代号用的都是俄文字母。看不懂,就问了死记硬背。几个月看下来,心中萌发了要自己动手装一只收音机的想法

  我家那时候经济条件很差,家里没有收音机,连有线广播也没装。妈妈身体不好,常常无聊地躺在床上,又不识字,看书看报的消遣也没有。我想装收音机又不敢开口向父亲要钱,把那本书翻来翻去了几十遍,再三权衡,决定先装一只最简单最省钱还不用电池的矿石收音机。现在的年轻人恐怕不知道矿石收音机是啥玩意了,和我差不多大或比我更大几岁的恐怕都知道,那就是要在屋外支一根天线,在地下打一根地线,到要收听的时候还得戴上一付耳机,整一个从六、七十年代电影里看来的特务收听电报的形象。

  开始动手装了,架天线花了我不少的力气。想想那时候我才12岁,且又长得瘦弱。一根近五米长的竹竿,在竹竿头上又绑上一根约两米长的木杆,在木杆的头上再钉上一条两尺长的横杆,成一十字架。在十字架上用讨来的漆包线绕了一个“蛛网天线”,就支在二楼的窗台上架了出去。我现在回想起架天线的过程,总想不通我小时候怎么会有那么大的力气。六米高的天线竿,还架得那么高,只在一米半的高度上拉一条固定的斜拉索,对于一个孩子来说,那力矩要有多大呀。说不定在无意中架了一个高高的十字架而被上帝帮了一把的缘故吧。

  好在装这么一个机子需要的零件不多,作外壳的木匣子是自己做的,一组线圈是自己绕的,一个旧的可变电容的“老三届”送的。还需要买一只型号为2AP2的二极管,正品的要一毛八,处理品只要五分钱,但也可以应付着用,当然就决定买处理品了。五分钱的来源问题不大,那时候家家都用散装的酱油,一毛八分钱一斤,要自己带瓶子去灌。父亲常常是给我二毛钱让我去打酱油,我回家后就向父亲要那多余的二分钱,父亲同意给我的时候比较多。几次下来,有了六分钱了。既然资金已经到位,那便兴致勃勃地去买二极管了。

  苏州当时只有一个地方有处理的电子元器件卖,那地方在苏州的闹市区观前街的中段。那是一个店名叫“创新”的日用品调剂商店。离我家有四公里多点。坐公共汽车去那实在是太奢侈了,我就迈开两只脚丫满心欢喜地走去了,但那时侯我从来没有去过观前街,好不容易走到了观前街上,却怎么也找不到那个商店。来来回回地在街上走了好几趟。结果还是空着两手灰溜溜地打道回府,一路上心里还一直怀疑是不是老三届骗了我。

  悻悻然地回到家,失望就写在了脸上。老三届问明了原由,也不吭声,推出自行车就出了门。

  半小时后,老三届归来,没进大门,就向我摊开一只手掌。我一看,哇!那手心里不正躺着一只小小的二极管吗。一声欢呼,连忙付了那五分钱,如获至宝地拿回了房间。现在可是零件具备,只欠装配了。

  于是便开始装收音机了。上悬梁把天线引进室内,下钻墙将地线拉进房间。很认真地绕了一付线圈,线圈的数据至今不会忘,因为绕线圈之前早在心里默念过几十遍了。先用硬纸板做一个圆筒,直径35毫米,长70毫米。圆筒上还得再套上一个长20毫米的圆筒,并且还要能在70毫米的筒上滑动。然后就用直径0.43的漆包线在70毫米的筒上绕72圈,又在20毫米的筒上绕16圈。一个感应线圈就这样完成了。

  开始连线,按图施工。不一会,各零件就在一只4寸见方的木匣子里各就各位了。有声音没有?当然没有!因为我缺了一样最重要的东西——耳机。但心里却也不急,因为我早有打算,先找老三届借他的耳机用着试试,成功的话,我再另想办法。

  找到老三届,故作兴奋状:“哎,我矿石机装好啦!”
  老三届问到:“响不响?”
  我嗫嚅着说:“就是没有耳机,所以还不知道究竟响不响呢。”
  老三届一眼就看穿了我的把戏:“你这个小家伙,存心来是想借耳机用的吧?”
  我一时怪难为情的,脸都红了起来。老三届也不多说,从他放各种电气元件的匣子里拎出耳机:“你先用吧,反正我现在也不用。不过,要当心点,别给我弄坏了。我什么时候自己要用再找你要。”

  我当时激动得连耳朵根都红了,连谢谢都没说一声,只是连着答应着“晓得了,晓得了。”抱着耳机连蹦到跳地试听去了。

  怀着忐忑不安地心情接上了耳机的连线,带上耳机。“有啦!”我突然一声变了调的大叫,把我妈妈吓了一大跳:“什么事情?”我大声地说:“耳机里有声音啦!”边说边转动起调电台的旋扭,只听见耳机里的声音由小变大,又渐渐地由大变小。我继续朝一个方向转着,又有声音了,还是由小变大,随着旋转又由大变小。我突然一个激灵,两次声音的大小变化是不是接收到了两个电台?再试一遍,注意力高度集中在耳朵上。哇!正在播音的节目内容不一样。果然是两个电台。

  装之前曾问过老三届,矿石机能收听几个电台,他告诉我,一般就只能收听一个电台。现在凭空多了一个电台出来,怎不让我欣喜若狂。赶紧向老三届报喜,老三届听我说了以后,到我家来戴上耳机听了听。说道:“不错,不错,声音还挺响的。一个是苏州电台,另一个是中央人民广播电台。”

  大功告成,合家欢喜。第一高兴是老妈,她既自豪自己养了个聪明的儿子,又开心以后身体不好的时候躺在床上再也不会寂寞了。第二个欣然是老爸,老爸不为别的,只为他以后要校对家里那只已经用了几十年的破钟,再也不用提前几分种,竖起耳朵听隔壁邻居家的广播报时了。

  装好以后,我自己听的时间很少。一来,主要是妈妈听的时间多。二来,我已经打算自己想办法要做一只耳机了。老三届的耳机总是要还给他的,到时候没有耳机旧又不能听了。耳机怎么做?用什么材料做?家里没有的材料怎么解决?这些问题成了我新时期的新的工作重点。为了拥有一只属于自己的耳机,我又开始踏上了新的征途。
   
 [谨以本章,作为我对帮助过我的、现在已经二十几年没见的“老三届”送上一份真诚的感谢和祝福。]

  (未完待续)

小河有雨推荐阅读: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8)| 评论(2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